您的位置: 盐城资讯网 > 时尚

超时空劫匪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迷失的岳月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10:26

超时空劫匪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迷失的岳月

“她真的是血池女王?”

徐野驴瞪着眼睛,只觉难以置信。

盖雾已经试探过,确定坐在恐龙头骨上的女人,实力非常强。

不过他也不知道,为何瓜哥能够一拳将其秒杀。

那一拳,无疑给足瓜哥信心。

瓜哥一把抓起血池女王,怒问道:“小伊在哪?”

“瓜哥,揭掉她的面纱。”盖雾喊道。

瓜哥微愣,但还是一把揭掉了血色面纱。

面纱下的那张脸,苍白如雪,毫无血色,却是盖雾等非常熟悉的人。

那是岳月。

盖雾和徐野驴都是无比震惊。

被什么大长老抓走的岳月,居然成了血池女王?

正是在岳月被抓走失踪后不久,这个世界便有了血池女王的传说。

“瓜哥,快松手。”盖雾喝道。

瓜哥回头看着盖雾,面露不解。

任盈盈皱眉道:“她就是你们一直在找的岳月?”

盖雾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但看瓜哥没有松手,盖雾便朝瓜哥走去。

瓜哥却是向后退去:“你别过来,就是她抓走了小伊,不交出小伊,我……”

看盖雾还是走来,瓜哥举起拳头,道:“你再往前走一步,我就打爆她的头。”

迟迟找不到小伊,瓜哥已经接近崩溃。

盖雾凝视着瓜哥,缓缓道:“瓜哥,我猜你不会想那么做的。”

岳月双眸紧闭,嘴角溢血,若非呼吸声沉重,恐怕会被众人当成是一具死尸。

但她的身上,渐渐出现红芒,很暗淡,却很诡异。

盖雾急声道:“瓜哥,快松手。”

既然岳月真的成了血池女王,那就表明,岳月被抓走后,必然经历了极其可怕的事,才会变成嗜血的女王。

只怕现在的岳月,连他和徐野驴都不认识。

瓜哥以为盖雾是想救岳月,反而抓得更紧,并向后退去。

就在这时,只见岳月猛地睁开双眼,仰天长啸。

啸声尖锐,叫人听来毛骨悚然。

随着一声惨叫,瓜哥倒了下去。

在他肥大的身下,慢慢渗出鲜血。

但瓜哥还有呼吸,只不过呼吸极其微弱,似乎随时都会消失。

而岳月飘在一侧的空中,双眸赤红,双手低垂,神情非常恐怖。

徐野驴骇然问道:“盖雾,小月月这是咋啦?”

盖雾道:“中邪了。”

明月却很开心,看到血池女王终于恢复正常,她便知道,这些可恨的混蛋

超时空劫匪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迷失的岳月

,很快就会被女王击败,并献祭给血池。

只有不断给血池献祭,生活在这里的人,才能一直保持强大。

献祭,无非是一种生存方式。

明月兴奋地道:“女王万岁。”

飘在空中的岳月,很不对劲,像是处在梦游中。

岳月猛地俯冲而下,径直扑向瓜哥,她的嘴巴微微张开,露出长长的獠牙。

看她的样子,显然打算一口吞掉瓜哥。

瓜哥尚有气息,微微睁眼,看到岳月的模样,着实给吓得不轻,喉头仿佛有什么东西堵着,连求救声都喊不出来。

盖雾猛扑过去,金色掌印拍向岳月,同时他自己落到瓜哥身边,抓着瓜哥快速返回。

但那金色的掌印,击中岳月,根本没伤到岳月。

徐野驴瞪眼道:“盖雾,你他娘的可真能下得去手。”

即便岳月失忆,或是被控制,变成了嗜血残忍的血池女王,但那也是岳月,换做徐野驴自己,他绝对下不去这个手。

岳月的脸上,表情痛苦,身子也在颤抖,像是在跟什么抗争。

盖雾皱眉看着,只觉岳月真的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了,有点像鬼上身的样子。

长发散披,一身红衣,双眸赤红如血,十足就是个红衣女鬼。

盖雾挡在众人面前,沉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何方妖孽?”

徐野驴无语道:“那是小月月,你傻了吗?”

明月却是喊道:“陛下,时辰将到,快解决了他们,莫要错过献祭的吉时。”

这话无疑非常有效,本在挣扎的岳月,听到这话,神情变得更加狰狞。

她的周身,被淡淡的红光笼罩。

整座大殿,都笼上了不详的色彩。

明月凝视着岳月,猛地想到女王打算做什么,不由大急,想要逃离。

“撒手。”明月冷声喝道。

徐野驴道:“我不会让你过去。”

徐野驴心里很清楚,现在限制明月的自由,就是在保护明月。

看盖雾刚才对岳月的出手,如果明月攻击他们,相信盖雾也不会手下留情。

明月转过身,抬头望着徐野驴,她的脸上,写满了悲伤。

看到明月这样,徐野驴又是心痛,又是无奈。

理智告诉他,不管明月说什么,做什么,都不能松开她,给她自由。

然而明月凝视着徐野驴,猛地踮起脚尖,吻住了徐野驴的嘴。

顿时,徐野驴脑中一片空白。

明月这是恢复记忆了?

一定是这样,不然她怎么会……

徐野驴想着欣喜无比,伸手搂住明月的腰,正欲好好亲热,猛觉心口一疼。

明月凝聚全身的功力,一掌印在徐野驴的心口,同时操控一根藤蔓,死死缠住徐野驴。

“明月,你这是要……”

徐野驴惊恐地看着明月,但他已然动弹不得。

火儿在一侧骂道:“蠢货。”

任盈盈拔剑,却是没能砍断绑住徐野驴的藤蔓。

而明月不再理会徐野驴,径直奔向血池女王。

明月知道女王需要她的帮助,此前也发生过这种情况,而且不止一次,但那时没有强敌,有她和小伊的帮忙,便能够轻松解决。

盖雾身子一闪,一人化为两个,一个在跟血池女王战斗,一个拦住明月。

明月手持血链,狂挥乱攻,不成章法。

徐野驴叫道:“盖雾,你先放了我。”

自作孽,不可活。

徐野驴环顾四周,猛地问道:“枯叶呢?”

任盈盈闻言心头一凛,来到这里,他们忙着对付血池女王,倒是将枯叶给忘了。

记得进入大殿时,枯叶好像还在,那她是什么时候消失的?

但她随即发现,火儿也不见了。

若非怕伤到岳月,盖雾早就拿下了血池女王。

但在交手中,盖雾发现血池女王时而会有所收敛,像是身不由己。

好像血池女王就是岳月,岳月就是血池女王。

或许岳月的神志,并未完全被血池女王控制,这样才能解释得通女王奇怪的举动。

南平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南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南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南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南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