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盐城资讯网 > 娱乐

神话纪元 第八章:刺剑的威力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29:07

神话纪元 第八章:刺剑的威力

放学后,陈守义暗暗打开属性面板

神话纪元  第八章:刺剑的威力

“意志:11”

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微微睁大眼睛,在早上时他就看过一次,那时候他的意志属性还只有10.5,但短短一个下午,意志却飞跃般跳到了11,也是他所有属性中,最先达到11的属性。

陈守义想起武道课上,自己似乎战胜了自己性格深处根深蒂固的怯弱和自卑,大胆的走上前台,想起课后和同学交流自如,思维敏捷……

此时想想,他都有些不可思议,感觉自己就像换了一个人。

原来这就是意志!

他想了许多。

自己确实已经不同了。

感觉着又习惯性含胸缩背的自己,他忽抬起头来,目视前方。

……

旁边一起走的孙鑫并无察觉陈守义的微妙变化,用力抓了抓头皮,皮屑一阵飞舞,随即油腻腻的手擦了擦裤子,问两人道:“你们周末准备干什么?”

“睡觉,打游戏,还能干什么?”赵一峰道。

“还没决定好,可能会报个补习班吧。”陈守义想了想说道。

东宁五中学武的风气并不浓郁,武道课也主要只是为了起到锻炼学生的身体作用,内容少的可怜,光剑术的弓步直刺就要学上一整年,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短跑及一些力量训练了,根本无法满足个性化的要求。

而且他现在的弓步直刺,已走上正轨,唯一欠缺的就是肌肉反应的速度,这需要数千次,数万次的反复练习磨砺。

让肌肉发力过程和身体彻底磨合固化,让弓步直刺变成身体的本能,但这是无法在短时间就能达成的。

他感觉是时候学习其他的基础剑式。

“你们两个可真无聊!”孙鑫翻了个白眼道。

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赵一峰反常的有些沉默,一路都没怎么说话,只是陈守义也不是什么心思细腻的人,并没感觉什么异样。

他和两人并不同路,取了自行车后就分开了。

……

“爸、妈,我回来啊!”

在后门车库里放好自行车,他走进餐馆,却没人回应,他爸和妈都在餐厅里电视,旁边还有不少店铺的老板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他心中咯噔了一下。

连忙抬头看向电视,电视正在播放一条,漂亮主持人面色肃穆而又严肃:

“据本台了解的信息,这头异世界的凶鸟,来自距离地面一万五千米的13541号大型虫洞,它突破了军队的火力封锁,带伤一路飞行了几百公里,被赶来的战机击落,最终坠落在宁州市中明街道……

陈守义听得心中一惊,宁州便是东宁市所属的地级市,离这里也不过数十公里。

他看向视频,镜头的画面正在剧烈的抖动,一只形象狰狞的凶鸟,在一条繁华街道上不停的挣扎着,四周无数的人群,惊恐的四散狂奔,尖叫声此起彼伏。

这是一头庞大的巨鸟,光体型就足足占据了两个车道,地球没有哪种鸟能大到这种程度,即便是最大的陆地生物非洲象,和它相比都不值一提。

它身体已经重伤,不少地方已血肉模糊,伤口流血不止,然而这可怕伤势似乎更是激发了它的凶性,对街上奔逃的人群,不停进行扑击,留下一地的尸体。

……

自二十年前地球和异世界融合后,全球各地各种凶兽和蛮人突破军事封锁的事件就层出不穷。

异世界重力是地球的三倍,哪怕只是一头普通生物,一到了地球上,都变得危险无比,每次出现都会引发人类的恐慌。

事实上,最危险还不是这些生物,而是异世界的病毒和细菌。

在和异世界融合的前几年里,全球各地总共爆发了十余次致命的甲类急性传染病,十几亿人口因此非自然死亡,甚至一些小国人口死绝消亡。

好在这些年,随着医疗技术迅速发展,再加上人类的身体也逐渐产生相关抗体,这种大范围的死亡事件才渐渐消失,很少再有听闻。

……

几分钟后,或许是太血腥,这断很快就被掐断了,餐厅人群一边讨论一边渐渐散去。

“回来了。”有些脸色发白的陈母似乎这才注意陈守义回来了。

“恩!”

“不要想太多,饿了没,要吃什么,我做给你吃。”陈大伟装作若无其事的关掉电视,挤出一丝笑容问道。

……

陈守义张了张嘴,有心想问问,但感觉父母明显不想让他提起。

“就青菜加排骨饭吧!”

说完他停顿了下,又说道:“这周六我想报个补习班。”

面对儿子难得的上进,陈母即便被刚刚这则可怕的搞的心神不宁,也不由大喜过望:“只要对高考有用的,你爸你妈都支持,我们每天辛辛苦苦赚钱为了什么,不还是你们将来能活的轻松一点,有个体面的工作。”

“可我想报的是武道补习班!”

陈母听得微微一愣,刚刚还眉开眼笑,转眼就变了脸色。

“什么,你现在已经高三了,还去练武道?

每天抽出一段时间锻炼一下身体可以,但不能把它主业。

这东西靠天赋的,如果你有你妹妹那种天赋,你妈二话不说,马上让你学,我们家虽然不算大富,却也不缺这几个钱,只是你时间浪费不起了。”

陈大伟在旁边没有说话,显然也不支持把时间浪费在这里,如果说他儿子大学努力下还有希望,武道那是一点希望都没有。

陈守义沉默了,如果是以前,在母亲的淫威下,一向逆来顺受的他虽然不甘心,也只能默默服从,但今天似乎一种强烈的念头,正驱使着他想要证明些什么:

“妈,学习我一直都没放松,这些天我一直在认真学习,我只是想挤出点时间准备兼修一下武道,做个两手准备。

特别是最近我觉得进步很大,身体也变得更加强壮,今天武道课上,老师还专门表扬了我,我觉得希望很大。

爸、妈,一直以来我都听你们的话,你们让我往东,我从不会往西。我也知道你们为我好,但今天我希望你们能考虑一下我的想法。”

陈母听得嘴巴微张,和陈大伟对视了一下,都看到彼此眼睛中的惊讶。

这还是沉默寡言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儿子吗。

“那你先说说,你武道老师为什么表扬你了?”陈母态度有些松动了,但还是有些不信,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,从小到大,什么事情做好过了。

“因为我的弓步直刺,是全班最好的。”陈守义略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
为了证明,他拿出餐桌上的一根筷子当剑。

难得在父母面前表现一次,他难免有些得意忘形,想也不想,就对着墙壁刺去。

从脚尖蹬地、全身发力,再到刺出,一气呵成,快如闪电,标准的犹如教科书。

“噗嗤”一声。

下一刻,这根木筷就洞穿表面的瓷砖,半截都没入墙壁。

“呃!”陈守义傻眼了,没想到自己的弓步直刺威力这么大,他还以为筷子会直接崩断呢,毕竟墙壁上贴的瓷砖呢,坚硬无比,按他一直以来的概念中,木筷怎么可能刺穿?

ps:求推荐

广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广州牛皮癣
广州牛皮癣医院
广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广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